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轻重之间

写在晦涩的边沿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请大胆承认刘备死了三次  

2010-01-28 11:38:41|  分类: 旧作归朽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文/司振龙

曹操出土,有人急了,谁呢?刘备。更确切地说,是刘皇叔“被急”了,他老先生也想“被出土”。日前《重庆晚报》以《重庆专家呼吁重启奉节“刘备墓”发掘》为题,如是报道:

去年12月27日,河南省文物局在北京宣布,在安阳发现曹操墓,举世震惊。随后,在四川省彭山县,村民们联名上书国家文物局和四川省文物局,请求对该县莲花坝皇墓进行勘测、挖掘,期望能确认该墓为刘备墓。来自四川彭山的新闻,刺痛了重庆奉节人。因为在目前学术界普遍认识中,刘备墓彭山说早已出局,而成都说、奉节说基本处于拉锯阶段。尤其奉节已于前年试探挖掘刘备墓,当地人大都认为刘备葬在本地,20多年前媒体就有报道。是故不仅重庆、奉节的各路“三国专家”急了,还刺激了奉节许多普通老百姓。“怎么可能在彭山?县城叮叮当当的造船厂下面,就是刘备墓呀!”记者在奉节随机咨询,上了点年纪的人大多这样说……“奉节备”的“被发掘”“被出土”似乎迫不及待了。

说实话,仔细掂量了老半天,英明神武如笔者也没看出来“奉节备”、“彭山备”、“成都备”哪个到底是“真备”,或者说相比较更“备”一点。为什么呢?因为即便博学多识如“插腿”其中的郭沫若先生也只是假设——刘备死时四川天气炎热,尸体无法做到月余不腐,不能臭了所以可能葬在奉节而非惠陵(成都);前有“作弊”之嫌的“彭山备”(1994年3月23日《四川工人日报》曝出新闻《彭山县莲花村发现特大石墓是否刘备墓有待考证》,但在同年6月经发掘证实该墓是明代墓)难讲不是“剩饭重炒”的味道很足,可是谁又能保证彭山“知错能改”的地下真就挖不出备来?又为什么呢?因为稍有点史学通识的人都知道,“按书索备”本就是十分荒唐的事——更具体点:其“书”《三国志》也好,《三国演义》也罢,荒诞不经的扯淡成分太多了,压根就不入“信史”队伍。

印象中,孙权被弄出来已有好些年头了(南京市玄武区1982)——纯属个人理想地假设:假如他(它)不是假的,“安阳操”和四川、重庆“三备”之一也的确是真的——这年月母猪都能上树,“权操备”会不会联袂出演《地下三国》呀?不知道。知道的是,移了“入土为安”的风,易了“死者为大”的俗,各地人民刨地七尺以发展经济的迫切心情,和“开发”古人提高自我的良好愿望,可以理解。而似乎与之矛盾的“应知道”则是,地下文物保护的常识告诉我们:非不得已不能主动发掘。为的是文物自然生态系统的可持续,也为的是不要到了某一天上演“钱有了,文物却没了”一个民族最痛苦的事。搁置谁真谁假的眼前争论不论,这才货真价实是让人头疼不已的问题。于此意义上,笔者倒宁愿“真备”永世都不被我们找到才好,最好“找备行动”永远禁止。

没法子解决古今人民内部矛盾吗?我想不是。说白了,谁都没有想一睹古人尸骨的“念想癖”,现实地讲也就是要“借尸招财”而已——虽然作为经济发展思路,这种“地方老名人经济”究竟玩得转否本大可存疑——都想要“老名人”啊?成,没问题。以这次的三地之争为例,建议都别挖了,只需要时人大胆地承认刘备先生死了三次即可——然则三处都是备的真身,都要保护好,出了任何的问题都要负责。我很为“未来的自己”担心,百年之后会不会有厮为寻司马懿先生误把鄙人从地下刨了出来?然后“它”就像某地失踪的“曹植骨”一样,或被人“揩腚”之余扔进了茅坑里都说不定?

注:具体见报文字请实名检索2010年1月28日《法制日报》、《扬子晚报》等。此为个人足本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64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